《財經國家周刊》:總局定調,細胞療法產業化契機

文章節選自:財經國家周刊公眾號

近日,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細胞治療產品研究與評價技術指導原則(試行)》(下稱《指導原則》),對細胞治療產品研發過程中涉及的風險控制、藥學研究、非臨床研究和臨床研究等環節做出詳細規定,在確定按照藥品申報監管原則的基礎上,也對細胞治療的獨特性給予一定靈活空間。

以CAR-T療法為代表的細胞免疫治療,被譽為“活的藥物”,是當下醫學界最前沿的研究領域,也是繼化學藥和生物藥之后的另一個醫藥時代,有望幫助人類攻克癌癥。國內外一直在尋求細胞免疫治療的產業化突破。

“中國有望在2021年左右迎來第一款CAR-T細胞藥物上市。”博生吉醫藥科技公司創始人楊林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按照《指導原則》,臨床試驗將按照早期臨床試驗和確證性臨床試驗兩階段開展,會大大縮短臨床試驗所需時間,樂觀估計有些產品將在2-3年內完成全部臨床試驗。

定心丸

對于國內研發企業和投資者而言,《指導原則》是一顆“定心丸”。

CAR-T的專業名稱是“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免疫療法”。作為“活細胞”的藥物,CAR-T的開發不同于傳統藥物。簡單地說,CAR-T療法是一種極為個性化的治療,從患者的供血中分離T細胞,運用基因工程技術在體外給T細胞加入一個嵌合抗原受體基因,使其可以特異性識別和殺傷癌細胞,在體外擴增后再次注入患者體內,達到清除癌細胞的效果。

“《指導原則》跟美國FDA相關法規是一致的,寬進嚴出。”頤昂生物CEO張宇等多位業內人士認為,考慮到細胞免疫療法的特殊性,《指導原則》十分通情達理,在要求安全、有效及質量可控的基礎上對細胞制品給予了極大的靈活性和寬容度。

例如,由于細胞治療產品的特殊性,傳統的I、II、III期臨床研究的分期設計不能完全適用于細胞治療產品開展臨床研究。《指導原則》允許申請人根據產品的具體特性自行擬定臨床研究分期和研究設計,一般按研究進度可分為早期臨床試驗階段和確證性臨床試驗階段兩部分。

食藥監總局在對《指導原則》的解讀稿中還特別建議,必要時鼓勵研發者與藥品審評機構溝通交流,以確保確證性臨床試驗方案設計的合理性,有利于研究結果的研判和擬申報產品的注冊上市。

上海細胞治療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錢其軍說,能明確感受到食藥監總局傳達出來的理念,即通過不斷鼓勵申請人與監管部門交流,加深各方對以CAR-T細胞為代表的細胞治療產品作為藥物的認識和理解,更好的推動細胞治療產品上市,從而讓更多患者受益。

他還表示,《指導原則》對CAR-T創新領域內的研究包括安全性評價等方面依然有一些條款不夠清晰明確。對此,《指導原則》也提出,隨著技術的發展、認知的提升和經驗的積累,將逐步完善、細化與修訂不同細胞類別產品的具體技術要求。

掘金之路

2017年被稱為CAR-T細胞療法元年。8月,諾華制藥的Kymriah獲FDA批準上市,用于治療25歲以下的復發或難治型B細胞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ALL)的患者;10月,Kite制藥的Yescarta獲批,用于治療特定類型成人大B細胞淋巴瘤。這標志著CAR-T療法從實驗室正式進入臨床應用。

國內目前雖然沒有CAR-T療法獲批上市,但業內人士表示,隨著《指導原則》的出臺,近期可能會有大批公司提交各自的細胞治療產品,國內細胞治療產業化進程將加速推進。

“我國相關疾病的患者數量比較多,在后期進行臨床試驗入組患者的速度比國外要快很多,加上國家政策鼓勵加快創新藥物審評審批,批準速度有望超過目前美國已經上市的兩款藥物3年左右的時間。”張宇說。

錢其軍表示,根據公開發表的文獻數據,在血液腫瘤治療方面,國內CAR-T和國際上的治療方案相近,國內研發團隊也在美國血液腫瘤年會(ASCO)會議中發布了數據并獲得國際認可;在實體瘤治療方面,有團隊在傳統CAR-T技術上進行改進的創新性技術,治療理念比美國更先進。

多位業內人士預測,中國有望在2021年左右迎來第一款CAR-T細胞藥物上市,而在細胞治療領域也將實現彎道超車。

企業積極探索、申報的動力,來自細胞療法巨大的市場空間。根據GE醫療提供的數據,從全球范圍看,僅細胞治療應用于腫瘤治療市場就有望在2030年達到300億美元的規模。

單看中國,CAR-T細胞藥物療法市場空間更是可觀。楊林介紹,我國每年癌癥新發人數429.2萬,死亡人數281.4萬。更加嚴重的是,平均5年生存率僅為36.9%,顯著低于美國的80%和歐日的65%。而具體到目前已明確療效的CD19 CAR-T細胞藥物,其適應癥主要是難治復發B細胞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我國每年死于這兩類腫瘤的患者人數達5萬人以上,僅以死亡患者人數作為CAR-T細胞藥物市場推廣對象來計算,潛在市場規模也高達300億人民幣左右。

但錢其軍表示,CAR-T療法要想實現商業化目標,必須探索出適合個體性細胞治療特征的自動化細胞制造和控制(CMC)解決方案,還需建立冷鏈運輸配送渠道以及CAR-T細胞制備自動化密閉體系等相關配套設施等。

張宇也總結了中國與國外相比在該領域目前尚存在的差距,一是同質化問題嚴重,全球最大臨床試驗網站“ClinicalTrials.gov”上注冊的臨床研究結果顯示,國內有超過30家企業開展的都是CD19 CAR-T;二是國內很多企業開展的CAR-T專利情況不明,而國際相關企業在專利領域的布局已非常完善,未來一旦商業化可能面臨法律訴訟;三是生產質控環節落后,距離成藥性生產要求的全封閉、可回溯、合理性和穩定性方面都需要提升。

高價困惑

“高昂的價格可能會成為限制CAR-T藥物大規模推廣應用的障礙之一。”楊林說。

據了解,目前已上市的兩款CAR-T產品均售價高昂,Kymriah在美國的定價為47.5萬美元/療程,Yescarta定價為37.3萬美元/療程。

楊林認為,這兩款藥物的價格在中國沒有市場基礎。雖然國內有不少胸懷理想的科學家致力于開發普通患者用得起的CAR-T細胞藥物,但是按照藥品模式監管之后,每人份的CAR-T細胞的成本預計會顯著增高。“因此,CAR-T細胞藥物上市后,如果初期的價格能夠比照同種異體造血干細胞移植的費用來進行,會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價格起點。”他說。

錢其軍介紹,與美國根據療效定價的邏輯不同,中國根據成本定價,這樣的機制將讓更多中國患者享受到CAR-T療法的好處。不過即便如此,美國的兩個CAR-T藥物如果進入中國并上市,預計價格依然高達百萬人民幣。

但讓錢其軍頗為自信的是,CAR-T是為數不多的中國與西方國家比肩的藥品研發領域,甚至在某些方面中國還有領先優勢,在鼓勵創新、更加開放政策支持下,國內CAR-T上市步伐將加快,能夠實現生產流程標準化、規范化、安全有效的產品將脫穎而出。“只有中國本土企業具有足夠的研發實力,才有可能爭取到更多的自主定價權力,按照符合中國本土國情的方式定價。”

張宇認為,未來價格會大幅下降,原因在于,一方面,相關生產工藝特別是全自動封閉式設備的出現,會大大降低生產成本和人工成本,通用型CAR-T等新技術的出現則會降低一部分適應癥患者的質控物流成本。此外,相關醫療保險特別是商業保險機制的完善,以及按療效付費等創新付費方式,也會減少患者壓力。

安全性難題

價格之外,安全性問題更是細胞療法產業化必須解決的“攔路虎”。

2017年12月12日,在湖北省考察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武漢協和醫院20多位腫瘤專家交流癌癥治療等問題,其中兩位專家分別介紹了囊泡治療法和CAR-T細胞治療法。根據中國政府網的報道,李克強指出,藥品審批方面的問題要加快推進,但必須要保證藥物絕對安全,要求針對專家反應的“卡脖子”因素,衛生部門盡早拿出針對性性報告。

錢其軍則表示,國內諸多細胞治療領域內的專家在國內外學術會議以及公開發表的研究文獻中,均有對其自身在臨床研究階段的數據整理公布,且在不斷的互相交流過程中,國內專家也已形成了不良反應應對方案的共識,同時指南性質的規范性指導方案也在起草中。

文章節選自:財經國家周刊公眾號,文/《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張曙霞
成人电影_偷拍自拍_亚洲图片_欧美图片_成人在线电影